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会计 > 正文

举牌方另开股东会 *ST新梅争斗升级

发布时间:2019-09-1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当然,市场也有不少担忧。例如,深圳国资大举入市是否会造成行政之手对市场经济的重度干预,如何平衡国资与民营资本的利益关系,如何避免可能存在的寻租或其他不法行为?

对此,*ST新梅的董秘对记者表示,在法院仍未判决“开南帮”股东身份是否合法的前提下,其自行召开股东会,用意何在?而举牌方人士朱联则表示,若出现“双头”董事会,只有等待监管层定夺。

这一情况无疑给目前的法规制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事实上,从2004年至今,上述“双头”情况一旦出现,多为依靠监管部门介入或者调停才得以“息事宁人”,缺乏有针对性的快速高效的司法解决途径。

隐现“双头”董事会

一般而言,医院的手术室里,除了主刀医生,应该还会有护士护师等其他医务人员。多人在场共事的局面也会对医生的职务行为形成一定的监督。但是不排除在个别医院,特别是民营医院,出于节约成本的考虑,并没有配置相关医务人员在场,从而使得医生能够在封闭的空间里上下其手。

近日,山东青州,以马某为核心的团伙以同学朋友介绍工作等名义诱骗妇女,在城区一KTV音乐会所从事卖淫活动,期间涉案金额达百万元,目前马某等十余人已被依法刑拘。

之所以出现上述离奇一幕,源于*ST新梅此前的“举牌战”。

关于这对90后夫妻

尽管*ST新梅对“开南帮”自行召开股东大会多次发布提示风险,但举牌方仍如期召开自己的股东大会,旨在罢免原有董事会成员,选举“自家人”进入董事会。眼看*ST新梅有可能陷入“双头”董事会,公司转型却未有半点动静,不少中小股东担忧这会对公司治理造成严重的影响,希望双方搁置争议

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2017年7月,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会同有关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在人口净流入的大中城市加快发展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选取12个城市开展试点,从增加供应、完善服务、 加强政策支持等方面推出综合举措,加快培育和发展住房租赁市场。同期,广州率先提出租售同权,赋予租房居民在基本公共服务方面与买房居民享有同等待遇,成为扶持住房租赁市场发展的一项重要举 措。随后,全国超过50个城市发布了支持住房租赁相关政策,多渠道增加租赁住房供应,培育规模化租 赁企业。同时,商业银行积极布局住房租赁金融战略,与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开发企业开展合作,推出一 系列金融创新产品全面支持住房租赁市场发展。

法谚有云:“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而此次昆山案件从案发到撤销案件,仅仅用了5天时间,正义不仅没有缺席,而且没有迟到。

“星素”如何平等?放大素人亮点

记者获得的会议资料显示,本次股东大会主要审议7项内容,前3项为罢免公司原董事会成员罗炜岚等三人的职位,后4项为选举“开南帮”的自家人进入董事会,选举庄友才先生、朱联女士、崔皓丹先生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同时选举袁新健先生为公司第六届监事会监事。其中,庄友才的履历显示,现任上海瑞南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上海开南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朱联现任上海瑞南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源于控制权争夺

正是在被“拒绝入场”后,举牌方“开南帮”凭借持股10%以上股东身份“自行”召开了本次临时股东大会。

之后,双方斗争升级,先是“开南帮”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要求罢免董事会全部成员并改选董事会。但公司董事会则以已经举报、证监会立案稽查为由,拒绝了“开南帮”的提案。到了今年6月份,“开南帮”欲前往参加股东会,*ST新梅提前发布公告,明确宣布对王斌忠控制的上海开南等6个账户出席年度股东大会的股东资格的表态是“不允许”,公司的核心理由是,基于宁波证监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要求法院判令上述账户组买入公司股票行为无效的诉讼还在进行中,因此其股东资格处于效力待定状态。

影片讲述了15名普通中国人在过去一年里真实的生活状态。不同的人物和故事,呈现出同一个世界不同角落的生活。给亡妻朗诵情书的抗战老英雄、坚持替儿子还债的高龄奶奶、身患癌症却给别人带来欢笑和力量的小丑、默默坚守的乡村教师……摄制组在全国多地拍摄了不同的生活场景和故事,最终在大银幕上塑造了具有代表性的人物群像。

发言人指出,自始至终,大陆民航都从两岸民众利益出发,一直保持高度克制,完成对台湾航空公司加班的批复。但台湾方面却坚持错误做法,自始至终没有表现出任何悔改之意。

大股东并未现身

据了解,在《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传染病防治”重大专项实施期限为2008年至2020年,目前已进入最后攻坚阶段。(完)

同时,面向个人投资者的存续的开放式预期收益型理财产品共157232款,较前一周增加1559款。其中,全开放式产品数量为114811款,较前一期增加866款;半开放式产品为41995款,较前一期增加697款,收益率披露较为完整的产品有156800款。

昨日,*ST新梅举牌方召开的股东大会于下午2点在上海准时举行。下午1点45分,已陆续有股东前来登记入场。记者注意到,或是为防止此前*ST新梅股东会“闹腾”一幕重演,本次举牌方特意聘请了多位保安守门。此外,多家媒体被谢绝入场,一直等到会议结束后方才允许入场。而据现场律师透露,本次股东大会的各项议案均获得通过,并已将结果交给交易所;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见上市公司发布有关公告。

中新网马尼拉7月22日电 (记者 关向东)海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赐贵率海南代表团访菲,21日行程频密,成果丰富:清晨从马尼拉飞巴拉望省,与巴拉望省省长阿尔瓦莱兹会见,双方共同签署了正式缔结友城关系协议书;当日飞返马尼拉,会见菲律宾众议长潘塔里昂·阿尔瓦雷兹;参加中国海南·菲律宾项目签约仪式,见证海南省海口市与菲律宾塔贡市签署友好意向书,以及琼菲企业签署约2亿美元的合作项目。

国民党文传会党史馆与中正文教基金会、政治大学人文中心合办的“纪念全民抗日战争爆发八十周年学术研讨会”也在当天上午开幕。

“花式”贪污受贿

如此的话,*ST新梅有陷入“双头”董事会格局的迹象,但公司转型却未有半点动静,不少中小股东为此呼吁双方搁置争议。

当天晚间,*ST新梅的董秘何婧也向记者确认,公司大股东并未派人参会,也并未投票。

与6月份的股东大会不同的是,本次举牌方召开的股东大会整体气氛较为平静,且*ST新梅的大股东并未现身。据参会人士介绍,截至下午2点,出席本次现场股东大会并参加表决的股东以及股东代理人共计20名,其持有效的股份数总计7753.9449万股,占公司有表决权的总股数的17.35%。据查,截至今年一季度,“开南帮”的持股比例达到15.29%,而大股东兴盛实业的持股比例则是11.19%。从上述数据分析,兴盛实业显然并未来参与现场投票。

检疫犬在比赛中。 胡耀杰 摄

在*ST新梅股东大会现场,一位小股东也对记者表达了担忧:若公司真的出现“双头”董事会,势必使得内部控制面临重大缺陷,从而导致公司的转型战略更加难以付诸实施。

4月6日晚间,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临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回应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或再对1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消息。

在*ST新梅“举牌战”中,首先违规的是“开南帮”。《证券法》第八十六条规定,持有一个上市公司已发行的股份达百分之五,以及之后每增加或者减少百分之五时,信息披露义务人应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但“开南帮”于2013年10月23日持有公司2468.3万股且占比达到5.53%,同年11月1日持股达到10.02%第二次触及举牌线时,其均未发布公告。由此,宁波证监局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责令“开南帮”的“代理人”王斌忠改正违法行为,给予警告,并处以50万元罚款。

除了运动,退休后的单老每天坚持练习5个小时的书法,现在还是盐城市书法家协会会员,最喜欢隶书体。此外,他还研究中医书籍,通过自己的学习,用生活中常见的中草药,帮助数身边的人。“我教了一辈子书,最大的期望就是能把自己的所学,无条件的奉献给社会。”单老说。

一旦这一格局呈现,新旧董事会“抢公章”、“闹现场”、“阻进驻”、“一个公司两份董事会公告”等剧目便屡屡上演,期间“守擂”方总以对方“违规”为依据,“攻擂”方则高举《公司法》的大旗。

这一幕何其眼熟。查阅资料,九龙山在2013年形成了“海航系”与李勤夫团队对峙的“双头”董事会。再追溯至之前,还有*ST宏盛,因为宏普实业和西安普明的“双头闹剧”,一度拖延了重组进程,导致目前公司面临退市风险。而“双头”董事会最早的案例可追溯到2004年,当时,宏智科技(现华丽家族)因股权之争出现了“两个股东大会同时召开并诞生两个董事会”的一幕,成为早期最轰动的“双头”案。

2014年6月12日,*ST新梅发布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显示,当年6月6日,兰州鸿祥、兰州瑞邦、上海开南等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欲“通过一致行动以扩大上市公司的表决权和影响力,以股东身份推动上市公司做大做强,提升上市公司经营业绩,维护股东自身合法权益”。若上述协议生效,“开南帮”的持股比例将超越公司的大股东。自此,公司两大股东关于上市公司控制权的争夺浮出水面,并呈现出博弈愈来愈激烈的态势。

米铁柱指出,有良田抛荒,并不意味着不需要开发新的土地资源。“土地抛荒的本质原因是经济效益不高。不能因为有土地抛荒了,就否认开发利用盐碱地的价值,这在逻辑上根本不成立。”至于经济效益的问题,米铁柱认为无需担忧。“我们有大量成片盐碱地可以进行规模化、集约化种植,这比分散、传统的农田耕种成本要低,效益更高。”

“开展扶贫工作首先要识别贫困人员,而通过大数据甄别贫困人口是精准识别的第一步。”贵州省扶贫办总农艺师周兴告诉记者,“扶贫云”最大的特点,就是将入户走访调查采集来的贫困户资料,以“四看法”为基础形成了一套科学合理的贫困评估体系。

事实上,在本次“举牌方”股东大会召开前夕,*ST新梅就多次发布澄清公告及风险提示公告,提示对方此举“不谨慎”。公司认为,开南账户组在以违规方式取得公司股份且其股东资格的合法性尚待司法裁定前,意欲强行以合法股东身份行使股东权利,自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更换董事的行为,势必会对公司治理造成严重的影响。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